2020年1月1日 星期三 夜晚:阴天到多云 白天:多云 14到22度 东北风2到3级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精品导读
现代学林点将录·莞邑双星
字体大小: 发布日期: 2020-01-14 14:02 来源:胡文辉 责编:李敬钊

  编者按:胡文辉,学者,长于思想文化方面研究和评论,著有《陈寅恪诗笺释》《拟管锥编》等。

  本文摘自其《现代学林点将录》,此书以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员等来比喻点评现代著名学者,其中东莞籍两人,占比1.85%。虽然这份榜单只是胡先生一家之言,但这个比例,与东莞以占全国0.03%的土地和0.6%的常住人口,创造了全国0.9%的经济总量,吸纳了全国0.9%的就业人口,贡献了全国4.8%的外汇收入和1.6%的税收一样,都是值得东莞人自豪的。

  限于《耕读》的篇幅和体例,经征得作者同意,对正文个别地方和原有部分注释作了删节。

  地退星翻江蜃童猛    容庚

  容庚(1894-1983),原名肇庚,字希白、希伯,号颂斋;广东东莞人。

  昔年中山大学历史系有岑仲勉、陈寅恪二老,为隋唐史的泰山北斗; 而中文系容庚、商承祚专精于古文字学,同有二老之目,较之岑、陈虽有逊色,亦足以自立。二氏同出罗振玉门下,容以金文得名,商以甲骨文得名;论著述,容积力深厚而有条理,商则不免零敲碎打。龟骨吉金,艰深冷僻,而成近代显学,商父衍鎏尝笑言“真想不到,如此冷门之学,居然可以谋生”[1];容氏更自谓“生财有大道,成名有捷径”,盖视研治古物为学术捷径,而古物有入有出,又成财路矣[2]。

  容氏出身书香门第,少年失亲,受学于四舅邓尔雅、从叔容祖椿,于金石学早得门径。自1922年北上,至1946年南返,长期任教于北京大学、燕京大学,为其著述的鼎盛期。

  容氏一生成就的重心,为青铜器及其铭文的研究。文字方面, 编纂《金文编》、《金文续编》, 前者多次增订,规模宏大,影响深远,为研读古文字必不可少的工具书; 论文《鸟书考》及其补正、三考,确定鸟虫书为古吴越等地的特殊字体,亦为重要创获。器物方面,一方面求之故纸,深人梳理宋代以来的铜器古籍,一方面求之实物,全力著录所知见的铜器拓本,在此基础上完成《商周彝器通考》,网罗鸿博,得未曾有,集古铜器研究之大成; 晚年又与张维持合著《殷周青铜器通论》,乃据《通考》改写的简编本。

  此外,有通论性的《金石学》、《中国文学学》(形篇、义篇),于甲骨又有《甲骨文》讲义、《殷契卜辞》(与瞿润缗合编)、《甲骨学概况》,于石刻又有《秦始皇刻石考》,然多属综述,非其所长。

  容氏自称生平有两大癖好,即金石、书画;金石为其成名之学,而书画则为其终身之好。他早岁寓京时己颇致力于古书画的搜集及研讨,定居广州之后,兴趣更由金石之学转向书画之学。于书法,编《丛帖目》四册,为历代法书丛刻的总录;于绘画,编《历代名画著录目》,补订福开森《历代著录画目》的讹漏; 于个人藏物,则以作品为纲,系以作者事迹,撰《颂斋所藏所见书画小记》。论文如《飞白考》、《淳化秘阁法帖考》、《倪瓒画真伪存佚考》,皆内容厚重之作。

  总而论之,容氏治学,以系统胜,而不以突破胜,以详博胜, 而不以精微胜; 然积累之力极深,总结之功甚巨,终不失为大家。他晚年再三强调:“我的主要著作都是在北京燕大时编写的,回广东后,没有什么成绩。”甚至说“解放后没写过一个字”[3]。盖自感于金石考订难以为继,而书画鉴藏不足以言著述也。则拟之为地退星,自无不宜。然而五十年代以来,大陆学人不进而退者固俯拾尽是,又岂仅容氏一人耶?

  沦陷时期,容氏曾任职(伪)北京大学,战后傅斯年代理北大校长,对于伪校教员一律解聘,容乃发表公开信抗言:“沦陷区之人民,势不能尽室以内迁;政府军队,仓黄撤退,亦未与人民内迁之机会。荼毒蹂躏,被日寇之害为独深;大旱云霓,望政府之来为独切。我有子女,待教于人;人有子女,亦待教于我。则出而任教,余之责也。”[4]乱世仓皇,出处为难,容氏虽属自辩, 亦有其情理。

  按: 大陆易主后,傅斯年于公为战犯,于私为宿敌,然容氏晚年校理文稿,仍存傅氏名姓而未删;并曾教导学生:“治殷周古文字之学, 要在别殷、周文化之异同。… … 殷商族实出自东夷,傅孟真先生有其精妙之论矣,学之者切不可等闲置焉[5]。”相反,同样为伪北大教员的周作人则于傅氏不能释怀,后来撰文声讨“傅大胖子’,系蒋介石帮凶,“在文化文物上做特务的工作”,[6]恶言相向,凶相毕露,苦茶庵之冲淡又安在哉? 相比之下,颂斋之学人风度固不可及。

  容氏专于学问,为人处世不失天真,在动辄得咎的处境中, 每出言无忌。言辞直露,有过于陈寅恪;则历史系有陈氏,中文系有容氏,亦中大精神之光也。

  弟容肇祖,治思想史、民俗学,著作甚多; 妹容媛,编有《金石书录目》。

  诗曰: 彝器金文细考论,京华廿载旧巢痕。成名捷径生财道, 为学何妨拣冷门。

  地捷星花项虎龚旺    张荫麟

  张荫麟(1905-1942),自署素痴;广东东莞人。

  张氏未出茅庐已头角峥嵘,与夏鼐、钱锺书、吴晗合称清华文学院四才子[7],又与同样出身清华的贺麟并称“二麟”[8]。其中张、吴皆治史学,皆少年英发,而张中年夭折,吴半路从政,其学具未大成;二氏各有专长,张方面更多,气象更大,故梁山点将,舍吴而取张。以其著作早成,捷才无匹,故置诸地捷星一席。

  张氏1922年考入清华学校,在校时已勤于著述,深得梁启超赏识,当面称他“有作学者的资格”[9],毕业后藉公费留美,入斯坦佛大学攻读哲学及社会学, 不待五年期满即返国, 故未获博士学位: 当时陈寅恪向傅斯年荐之云:“张君为清华近年学生品学俱佳者中之第一人,弟尝谓庚子赔款之成绩,或即在此人之身也。……其人记诵博洽而思想有条理,若以之担任中国通史课,恐现今无更较渠适宜之人。若史语所能罗致之,则必为将来最有希望之人材,弟敢书具保证者,盖不同寻常介绍友人之类也。” [10]可谓推许备至矣。

  张氏论学多方,而以史学为归,留学时致友人张其昀有谓:“国史为弟志业,年来治哲学治社会学,无非为此种工作之预备。从哲学翼得超放之博观与方法之自觉。从社会学冀明人事之理法。” [11]而其最重要的成就,乃在两方面:一为科技史,如《明清之际西学输入中国考略》、《纪元后二世纪间我国第一位大科学家—张衡》、《宋卢道隆吴德仁记里鼓书之造法》、《〈九章〉 及两汉之数学》、《中国历史上之“奇器” 及其作者》、《沈括编年事辑》、《燕肃著作事迹考》;一为宋史,如《南宋亡国史补》、《宋初四川王小波李顺之乱(一失败之均产运动)》、《宋太祖誓碑及政事堂刻石考》、《宋太宗继统考实》[12]。凡此在当日多属开拓性的选题。其次复有两方面:一为思想史,包括就老子年代问题对梁启超的辩驳,就中国哲学史问题对冯友兰的评论,于朱熹的太极说、王阳明的知行说、洪亮吉的人口论亦各有评述;一为古史, 包括对顾颉刚古史方法与见解的质疑,对《古文尚书》真伪问题的平议。其余散论尚多,论哲学论政治,评人物评图书,新旧中西,无不涉猎。今人所编《张荫麟文集》、《素痴集》不过辑其要目,尚未完备。

  此外,更有通史《中国史纲》(又名《东汉前中国史纲》、《中国史纲[上古篇]》)一种,虽意在普及,篇幅无多,然高屋建瓴, 突出关节,加之析论精简,文笔流动,实为平生学力精神的融贯, 宜乎一纸流传,而誉者如云。

  按: 胡适晚年评张氏著述云:“集内的尚书考一篇(按: 当指《伪<古文尚书> 案之反控与再鞫》),他的方法和我的[《易林》判归崔篆]的方法一样,算是全集中最好的一篇。还有一篇根据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的材料写的沈括传(按: 当指《沈括编年事辑》),也写得很好。此外好的文章很少。这个人可惜死得太早了!”又指:“张荫麟以前的文章都发表于《学衡》上。《学衡》是吴宓这班人办的, 是一个反对我的刊物。… … 他与他们那一班人相处, 并没有成熟。”胡似因反感《学衡》派,而于张氏评价过苛。尽管如此,胡公以近古稀之年, 仍表示欲读《中国史纲》一过[13],则《史纲》之作,固亦足以人其法眼也。

  张氏早年苦追伦明之女伦慧珠,而婚后不偕,复钟情于容庚长女容琬;抗战时与伦离异,而容另有所归。[14]此后他由西南联大转往浙江大学执教,并兼《思想与时代》月刊的编务,生活忙乱无序,竟以肾炎发作而猝亡于贵州遵义。

  诗曰: 南蛮小子早登堂,同学清华各有光。至死春秋才卅七,义宁方始著文章。

  按: 治学之成或不成,人各有其因缘。张氏寿仅三十七岁,已为文近两百篇,百余万言; 而陈寅恪则三十七岁时,始撰写平生第一篇论文《大乘稻芊经随听疏跋》。使陈年寿如张之短促, 固一无所成; 使张写作如陈之矜持,不亦一无所成耶?■

  注 释

  [1]商承祚《我的大半生》,《商承祚文集》。

  [2]见容庚《向真理低头》,《羊城晚报》1958年7月9日;《容庚容肇祖学记》有关文章等。

  [3]张振林《希白师治学道路初探》、陈炜湛《忆容庚师》, 皆收人《容庚容肇祖学记》。

  [4]《与北京大学代理校长傅斯年先生一封公开信》,见《胡适来往书信选》。

  [5]李瑾《记容希白师治学及待人之道》,《新学术之路: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七十周年纪念文集》上册。

  [6]《新潮的泡沫》、《傅斯年》,收入《傅斯年印象》。

  [7]参黄延复《二三十年代清华校园文化》。按:钱锺书三十年代有诗咏张氏:“同门堂陛让先登,北秀南能忝并称。”据李洪岩《钱锺书与近代学人》则张、钱两人亦尝并列也。

  [8]钱穆《师友杂记》。

  [9]贺麟《我所认识的荫麟》,《张荫麟文集》。

  [10]《陈寅恪集·书信集》。又,陈诗《挽张荫麟二首》有“流辈论才未或先,著书曾用牍三千” 语,亦称誉其才学之盛、著述之勤。

  [11]《与张其昀书》,《张荫麟文集》、《张荫麟先生纪念文集》。

  [12]顾颉刚称张氏“专攻宋史, 惟英年早逝, 不克竟其全功。但就所发表的论文看来,其成就已很大,仅次于邓广铭先生而已”(《当代中国史学》),方豪更称“在近三十年来,我国学人中对宋史研究较有成就者,当以张荫麟先生为最著”(《近年国人对宋史的研究》)

  [13]以上皆见《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》。

  [14]关于张与容琬(贺麟称为“Y 小姐”)的结局,据贺麟回忆,张当面表示:“她早已订婚了,她的未婚夫在北平。我劝她回北平与他结婚。”(《我所认识的荫麟》吴宓则指张“因爱容琬而与妻伦慧珠离婚,终则琬乃回北平嫁一协和医士。荫麟于是抑郁烦燥,以促其天才”( 据《张荫麟先生纪念文集》选录《吴宓日记》) ; 而何兆武之妻曹美英为容氏密友, 她称容当年曾表示:“哪有这回事! 都是张荫麟犯神经。他那么大岁数了… … 又有老婆孩子,怎么可能有这种事?”,(何兆武《有关张荫麟及其他》,则此事竟成情场罗生门矣。然揆诸情理,吴当系得诸道听途说,容对闺密亦未必无所讳饰, 而贺则亲闻于张氏本人, 当更可信据。则张不愿恋人身处两难,推爱及人,岂非情圣乎?按:容生于1916年,张年长其十一岁耳; 张、容合译有《近代西洋史学之趋势》、《论历史科学》等(李炳球《张荫麟乡谊史料辑录》, 《张荫麟先生纪念文集》)。另据何兆武回忆,当年容琬裙下之臣,尚有逻辑学家沈有鼎、诗人卞之琳,而容终嫁与医生徐庆丰, 则学者文人于此役真可谓全军尽墨矣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版权声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东莞市农业农村局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美术设计、音视频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东莞市农业农村局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东莞市农业农村局_底部
首页 | 隐私条款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微信公众号

微博
主办单位:东莞市农业农村局    技术支持:开普云   网站标识码 4419000081
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、转载使用    建议使用:1024*768分辨率
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3883号   备案号:ICP备19110143号-1

站长统计